通版阅读请点击:
展开通版
收缩通版
当前版:A07版
发布日期:
清清涩水泉
2021年10月27日 A07版
文章字数:1199
朗读:
  贾晓山
  宜君老城涩水泉,既是泉名也是地名,是龟山脚下仅隔宜阳中街的一片洼地,形状如同深陷在城东下方的一张簸箕,这个面积只有七八亩地大小的半开放型小盆地,是老城城墙内最低的地方,在早前城墙完好的年代里,城内就此一泉,泉水穿墙流出城外,是全城雨水借道外泄的唯一渠道。
  原来的老城里,有两条与宜阳街大致平行的便道,一条攀龟山越上城连接南北,另一条蜿蜒下城穿过涩水泉。脚下的涩水泉石板桥,原本是用青石砌成的城墙过水涵洞,弃墙后,变成了路桥,盘根此处年代久远。泉水出涵,便跌落至五丈深涧,这段城墙是除南北两城门外,位置与作用最险峻最重要的一段了,盗贼野狼也只能在涧下望城兴叹。春夏秋冬,巍巍城墙,涩水泉跌水或成帘成布或成线成珠,此景未入“宜君八景”略显遗憾。
  涩水泉是县城地理位置的重要节点,泉北泉南是原城关大队一二生产小队人居和耕地的自然分界线,依此对应的宜阳主街也常被人们称之为街南头和街北头,就此一分,一街两边人们的日常生活、联络交往存着许多别样之处,“人以群分”在小孩子中间尤为明显。不能否认,过去老城人的分合、情愫隐约源之于涩水泉。
  早些年,涩水泉周边住着十来户人家,魏家屋后的针金花,像一条黄绸带十分耀眼,路人常会顺手掐一把带回家尝尝鲜;吴家门前的那棵杏树,从开花到果落都被孩子们惦记着;王家菜园内的韭菜、莴苣成了妇女们讨要的稀罕物;石家的花猫还没产崽,就被邻居占完了;孙家的黄狗真的“狗拿耗子”,让人啼笑皆非,只有李家的芦花公鸡每天打鸣最早,三遍两遍地叫醒人们……日复一日,天色微亮,薄雾笼罩,流水潺潺,吧嗒吧嗒的风箱声此起彼伏。中午时分,偶有行人从桥上走过,而桥下却有不少洗衣、嬉水人。夕阳西下,炊烟袅袅,几声狗吠,门缝窗户里透出了微弱亮光,疲倦的涩水泉渐入梦乡。年复一年,朴素无华的涩水泉人没有太多奢望,习惯安于此地,情愿守护此地,固执地盼望这里的一切都不要变,一个都不能少。
  因水质所致,涩水泉种不出莲藕,听不见蛙鸣,找不到一棵口味浓郁的水芹菜,但却挡不住这里风景独好。由黄变绿的柳枝早知春,每当纷飞的柳絮飘扬在街道上空时,全城人方醒悟春来了。夏日的涩水泉,是孩子们的乐园,赶蝴蝶追蜻蜓,撩水降暑打水仗,肚子不饿不肯回家。叶落深秋时,几棵大柳成为众多乌鸦的栖息地,横七竖八黑压压地落满树枝,它们那高分贝的叫声,大半个城都能听到。进入冬季,塄畔上的大树上总会有雾凇景观出现,每遇此景,雅兴之人便来此观赏。
  来到丈余高黄砂岩下近观涩水泉,这是个一米见方深不足二尺黄灿灿的清水泉,泉底三只泉眼涌动细沙,泛着一圈圈的金波,似金币又变金镯,十分的诱人,这种满眼金子般的境界,只有在这小泉边才能享受到。只可惜因为砂岩里矿物质的缘故,不敢恭讳,泉水入口真是涩味十足,比方说生柿子的涩味有三分,毫不夸张,涩水泉水涩味足一分,这种百水独一份的味道,永恒地留在了老城人味觉的记忆里……
  涩水泉——宜君老城里的一个人文地理符号!

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:0919-2681731
国内统一刊号:CN61-0005 邮发代号:51-22 陕ICP备11002265号-1
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