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版阅读请点击:
展开通版
收缩通版
当前版:A07版
发布日期:
我的老师,您还好吗?
2021年10月14日 A07版
文章字数:2196
朗读:
  李彤  
  马丁·路德·金曾说过:“一束光打进房子,既会照见灰尘,更会让人看到希望。”在我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,我的老师,就是一束不灭的灯光,从少年时代起开始照进我的生命。
  在我上中学时,有许多好老师都曾走进我的生命里,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给我们代语文的袁麦玲老师,她高挑微胖的身材,烫着当时很流行的波浪头。说话语速不快,声音柔美、灵动,很有感染力,她只要一开口说话甚是好听。袁老师见多识广,知识渊博,教学特别认真,她的语文素养着实令人佩服,给我们上课思维简单又清晰。她善用譬喻,我们每每因这譬喻的有趣,而忘记了文中最初的思想。我最爱听她讲现代汉语里的语法知识,每次袁老师讲语法时我就异常的兴奋,总能跟着她的思维把生僻的句子分析的清晰明了。她讲起文言文,也是如水银泻地、信手拈来,让整个课堂充满意想不到的惊喜,让我们在不知不觉间,忽然就已经下课了。
  袁老师性格温和,心地善良,从不会打骂我们,遇到学生调皮她就假装生气高举起教棍,可久久不会落下,对那淘气的孩子嗔怪道:“以后不准这样啦”。那时候大多数老师,只要求学生学好自己的课本就行了。可袁老师不一样,她很注重我们的课外阅读,把自己的藏书借给我们看,从不强迫我们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。那时候的我痴迷读书,经常在袁老师的课堂上偷偷地看各种课外书,很多次,书都被她收走又放在讲台上。她虽然没有严厉地批评我,但我心里还是会愧疚。在作文课上,她也会给同学们读我写的作文,并把这些作文抄在教室的黑板报上。即使我写的作文从不按套路,她不但不会生气,还会给我的作文后写个鲜红的“优”,现在在我看来,我很感激她尊重一个女孩自由随意、天马行空的性格。她还不断地鼓励我们写作,时常对我们讲:先谈做人,再谈作文。那时的我,对她讲的话我似懂非懂。在袁老师的影响下,我在少年时期,读了大量的文学诗刊,经典名著,这些书成为鞭策我今后工作、学习和做人的最坚实的力量。假期的通知书上,袁老师总是写下表扬我的评语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真是很高很高的奖赏。我总是将那些评语读了一遍又一遍,想象老师写它们时的样子,想象着这些文字背后蕴含的爱和鼓励。现在想来也许就是很普通的话,兴许每个同学都得到了老师独一无二的评价,但在我心里却种下了自信的种子,让我对文学充满了无穷的乐趣。
  同学中敬爱她的,当然不止我一人,在我看来,她是我遇到的老师中最美丽、最平和、最善教育学生的一位。
  人生最幸运的,莫过于在少年时代,能遇见一个好的老师。杜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,他是我上初一的数学老师。杜老师,一个眼睛很小,个子不高的瘦小老头,他的数学课讲得很精彩,对学生的作业要求极其严格。每每我们做错题时,他总是站在讲台中间,两只胳膊抱在胸前扯着大嗓门,操着地道土话向我们开骂,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他只要一进教室,一张严肃而不苟言笑的脸就是气场,每天第一节数学课,他讲完例题,便在教室里来回踱步,看着我们做题。下课时总是拿把凳子坐到教室门口,直到我们每一个人将数学作业做完、订正完才能出教室。如果谁不能完成当天的任务,就会直接被骂,留到教室继续完成。有多晚,他就陪你到多晚。我曾想,哪里来的这样的老师,从来没有遇到过。后来听父亲说,他和我们家还带点远房亲戚关系,这让我开心了两天。可随后的日子我并没有因为他是我的亲戚而开心很久。
  我坐在第一排,每次他站在讲台上,一眼就能看到我本子上习题的错误,还用他那粗糙的手指点着我的本子一遍遍给我讲,我不敢抬头,但我的头顶能感受到他大声说话时的气息,我有时是没听懂的,可我还是连连点头,以示自己听懂了,有时因为没听懂还流过不少眼泪。
  我对上数学课是非常紧张的,我也曾经一度为自己坐在第一排而懊恼不已,只要下节是数学课,我时常连上厕所也忘记了。因为上课前,他会叫我们回答问题或被要求到黑板上解题,如果答不出、做不出,就要被罚站一直到下课。我是他最爱叫的那个学生,他好像每节课都会叫我,有时我开小差,他就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,向我扔粉笔头,即使后来我坐到第五排也会被扔到。现在我做了老师,从来不拿粉笔头扔我的学生。
  十几年前,有一次在街上我遇到杜老师,他可能是老了,脸上没了之前的严肃,笑盈盈的和熟人打着招呼。我走到他跟前开玩笑地说:“杜老师您肯定记不得我是谁了?”老师笑着想了一会,“嗯……你应该是在……你还有个弟弟……”他不断地在回忆,后来还是说出了我的名字,听到老师说还记得我,我非常的欣喜。我们姐弟两个杜老师都教过,今想起来真的有很多感慨,我们闲聊着,他问到我的家庭,关心地问起我的父母、我的孩子。我的眼里早已溢满了泪水,幸福感就涌上心头。想当年,正是因为他对我的严厉,我的数学成绩才没有落下。我们还聊起校园那棵老树、那幢用砖砌的窑洞,还有校门口那条既深又长的水渠……
  最后一次见到他时,是在2008年寒冬腊月,那个冬天,气温很低,在室外张嘴说话,都能看见哈出的热气变成白色的雾气,我在杜老师家的村口看到了他,他穿着很厚的棉衣,佝偻着背,显得有些落寞,还没等我下车向他问候,他转身蹒跚着碎步走开了。后来听母亲说,他得了不好的病,以后很长时间,我都再没见到过他……
  我时常回忆起他给我们上的课,赶着我们要作业。何其有幸,老天让我遇到了他这么好的老师。真想,躺在过去的时光里,沐浴那些纯洁的阳光,重新来听他的教诲!
  又是一个教师的节日,我从心底里轻轻地问一句:我的老师,您还好吗?
  (作者系文家明德小学教师)

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:0919-2681731
国内统一刊号:CN61-0005 邮发代号:51-22 陕ICP备11002265号-1
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