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版阅读请点击:
展开通版
收缩通版
当前版:A07版
这样的人让我铭记
  酷暑。漫步古巷,阳光炽烈,各色小吃的热气熏红脸颊,叫卖的声音充斥耳畔。我忙拭去额角的汗珠,躲入街角冷清的木雕店。
  步入店门,一股清凉夹着木香扑面而来。四下张望,没有风扇与空调,不大的店里摆着一尘不染的木雕与几卷书。一位祥和的老者屈膝坐在木凳上,手持刻刀专注地雕着一块白净的木头。他头发花白,与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;眼睛半眯,透过眼镜痴迷地望着手上的工艺品;他的围裙很旧,却一尘不染,黑色的底色上洒满了木屑;他手上的刻刀翻飞,木屑飞舞,如初雪降临,如虫豸飞舞;他的表情凝固,刀刻般的皱纹也静止了,仿佛把一切喧闹拒之门外,把全部的灵魂注入了手上的木块。
  我轻轻凑近,老人才回过神。他轻轻放下木雕与手上的刻刀,摘下眼镜:“小姑娘,你喜欢木雕?”我摇摇头:“喜欢清净而已,您这里真凉快,仿佛和门外不是同一个世界。”老人轻笑道:“这是间古屋,冷清得一年到头没几个人,能不清凉?再说,心静自然凉。”我又问:“这么冷清,怎么赚钱呢?”“干这行还想什么钱呢!够吃穿就行了。我后院儿有块田,一口井,儿女寄来的钱大多买些木料。”
  他的皱纹轻挑,眼睛早已望向远方,他告诉我这间古屋中曾住过无数木工,一代代将这手艺传到今天,怕是再也传不下去。他的徒弟走了一波又一波,他的儿女总叫他回家享清福。
  老者眼圈泛红,将目光收回,拾起木头,捡起刻刀,在木块上用力凿着、刻着。他青筋突起,黝黑的脸庞涨成红色,满是老茧的手干活却一点儿不马虎。我没想到他心中会起这么大的波澜,也无从安慰。
  他平静下来,手中的木雕显然已经完工。他站起身,捧起刚做成的木雕,眯眼细瞧着,浑浊的眼中装满了复杂的情感,坚定得如一棵孤独的树。“今天也算有缘跟你说起这些,姑娘,这木雕就送给你做个纪念。”他顿了顿,一字一句地说:“希望你喜欢我们中国的老手艺,别忘了木雕。”我恭敬地接过,这是一只很精致的鸽子,脚上绑着一封“信”。临走时,我向他深深鞠躬,并承诺我不会忘记这门艺术,我们一定都不会。我望向远方,仿佛有一群信鸽坚守着它们重要的使命,奋力飞翔。
  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一群信鸽携带着使命,铭记在我心。
  教师点评:很有文学气息的一篇文章,立意深刻,描写生动、细致、具体,语言流畅,清新自然,棒极了!(指导教师:李武芹)西安市铁一中分校远志(3)班 张心怡

铜川日报传媒网 / www.tcrbs.com
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:0919-2681731
国内统一刊号:CN61-0005 邮发代号:51-22 陕ICP备11002265号
铜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2